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政府信息公开 > 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 >  工作信息 >  政务动态 > 正文
【转发】台报头版:一人一辈子 只为一个村——追记仙居县步路乡双狮村村干部张星贤

 

一人一辈子 只为一个村
——追记仙居县步路乡双狮村村干部张星贤

        “双狮村两委”的微信群里,张星贤的最后一条发言定格在2017年12月13日早上9时6分。巡视山河水塘、为老旧房屋安电表,几张照片记录了他的日常工作反馈。3日后的12月16日,在为村用设施取修理材料时,张星贤不慎由四楼跌落三楼,发现时抢救已晚,终年62岁。
        就是这位年逾花甲的老人,在担任仙居县步路乡石盟盂村(现双狮村石盟盂自然村)主职干部34年间,始终把党的事业和村民百姓放在心中。在他眼里,大家比小家重要,奉献比索取重要,一顶草帽比“乌纱帽”更重要。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张星贤用生命最后一缕霞光,给家乡留下了一片永恒的春天。

心血凝成一条山路

      4月3日,记者驱车前往石盟盂自然村,去看一看张星贤生活工作过、并一直热爱眷恋着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山色叠翠水色俏,因地势较高,山谷田间还有云雾飘渺。但也正因为地处高山,石盟盂村交通极其不便,一条5公里长的险峻山路是进出的唯一选择。“我们村海拔有580多米,山路又窄又陡,就算体力好的小青年一路不停歇,也得走上一个多小时。” 出生在石盟盂自然村的双狮村村委会主任张红卫说,一头猪要下山去卖得四五个成年人抬,卖了之后换来肥料等生产物资,再挑着回去。
       要改变现状!张星贤把村民们的迫切愿望看在眼里,他也深知,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。闭塞且贫困的石盟盂村若不改善道路建设情况,是永远没法发展的。
        钱是最大的难题。彼时修路没有拨款,张星贤只能想办法四处筹款。村路便利的是每一个人,他便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,最后村里达成共识:按照每人500元的标准进行集资,就这样凑上了14万多元,但距离预估的40万元修路成本还有25万多元的缺口。
        修路工程再次陷入了僵局。作为牵头人,张星贤觉得自己责无旁贷。他一趟趟地往返于县城和村里,去各个部门尽可能地申请补助。石盟盂村里“张”为大姓,他甚至照着“张氏宗谱”往温州永嘉地区寻乡贤宗亲。尽管知道希望渺茫,但为了筹到更多修路款,张星贤与另一位村民“化缘”充饥,一起徒步走了两天两夜,一双布鞋早已磨得不成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靠着一双腿和一张嘴,张星贤一点一点地拉回了二十多万元的赞助,筹足了修路的资金。1999年,大畈村到石盟盂村的通村道路工程正式开工,竣工通车的那一天,小小山村仿佛过年一般热闹。这条2.5公里长、3.5米宽的村道,沿途足有21个大弯道,却让山外的汽车可以开进村里了,石盟盂村不再是一座与世隔绝的“孤村”。

为集体利益,他从来都“计较”

    说起张星贤,双狮村支委张洪芬忍不住红了眼眶:“老张走得太突然了。”在她眼里,老张是个很不计较的人,村民拜托他什么事,就算那个人和他有矛盾,该帮的他也绝不推辞;但涉及到村集体利益,他又把账算得比谁都清。
      去年12月,双狮村石盟盂自然村垃圾堆放点的铁皮棚坏了。12月13日,村“两委”会议上提到这事,计划买铁皮修补一下。“铁皮容易生锈,过个几年又得坏,还是改用瓦片和木料做,用得长久。”张星贤主动提议并揽下了这个活。
       “当时他还兼着双狮村老年活动中心工地的监工,每天早上7点就过去,天黑了才赶回家。”张洪芬说,当时正值隆冬,清晨路面都有冰冻,而张星贤是骑摩托车上下山的,稍有不留神就容易打滑。
       “老张,你每天不用这么早过来,稍微晚点没事。”张洪芬这样劝他。
       张星贤却说,“那可不行,挖机工人是按工时收费的,你不知道,稍微没盯牢他就开着机器玩手机去了,咱们村出的钱哪能让他这样子浪费!”
       山路骑摩托车危险,这也是大女儿张菊琴一直担心的。“父亲走的那天特别冷,路上结了冰,我中午还特意往家里打了电话,就怕他骑车出意外,听母亲说他在家好好的,才稍微放了心,哪知道到晚上人就没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12月16日下午,张星贤在修垃圾棚顶时发现木料不够。工人说不如等第二天买齐材料再补,老张却说,自己弟弟家建房子还有些剩余木料,刚好能拿过来用,能为村里省一点是一点,便一人回去取,而意外就是在这过程中发生。
       “其实修垃圾棚是个不紧急的小工程,”张红卫叹息道,“他急着回去,就是怕工程又拖一天,就是想给村集体节约点资金。”一旁垂泪的老张妻子吴凤香说:“他就是这样的人,自家的事情能放就放一边,但村里的事情再小也挂在心里。”

“老黄牛”不服老

       在老张的履历里有一段“空白”:1979年至1985年,任步路乡石盟盂村村委会主任;1984年10月1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;1985年至2013年间任石盟盂村党支部书记;2013年,石盟盂村与大畈村、后裘村合并为新的行政村——双狮村,当了34年主职干部的老张主动让贤,“年轻人工作有干劲有冲劲,要让年轻的同志担任村里的重要岗位。”
       然而,即便他没有在村组织担任职务,“老黄牛”也没有停下过耕耘的步伐。2017年村级组织换届中,由于工作需要,村“两委”及村民强烈要求张星贤再次担任村支部委员,兼任村新农村建设领导小组组长。面对大畈村整村拆迁的任务,张星贤发挥经验优势,对意见不统一的各家各户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,为后续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       重新“上岗”,一把年纪的老张开始学着用微信。虽然只有小学学历,但张星贤却爱不断学习尝试接受新的事物。这两年,乡村工作中越来越多要使用到微信交流,他便也开始拿着手机,笨拙地一步步习惯使用手机拍照,用微信发送消息。
       如今,村里再不会响起他“突突”的摩托引擎声,山路旁再没有他除杂草、排落石、精心养护的身影。老张走了,但他仿佛又留下了。
       小女儿张艳艳至今还记得,在外做生意的叔叔姑妈都曾劝父亲离开大山,父亲也确实曾去杭州做过小买卖,但是乡里、村里一个电话、一声需要,他还是回到了始终割舍不下的农村。
      “双狮村之所以这样命名,还是老张提议的,他的心里也有着乡村振兴梦。”双狮村党支部书记王均杰说。眼下,石盟盂自然村的垃圾棚已经修复完成;双狮村老年活动中心已经盖到了第一层;作为村名来源的双狮洞,已经筑好了通行路基,有待进一步开发……送别老张的时候,步路乡及各村干部来了,与他共事过的人也从外乡赶回,张星贤心里挂念着,却没来得及完成的乡村振兴梦,还有他们共同续写。